1. 防守全聯盟倒2!主帥直接棄療!開拓者虐菜都不穩,想讓利拉德天天看錶?

          被交易後的第二場比賽就要面對舊主,諾曼-鮑威爾並不習慣。開場跳球的時候,鮑威爾站錯了方向——他還以爲自己是猛龍隊的一員。

          在多倫多,他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二輪秀成長爲19年猛龍奪冠時的功臣,本賽季他被委以重任,在出任猛龍先發的33場比賽中,他場均砍下22.5分3.4籃板2.1助攻,投籃命中率52.9%,三分命中率46%。

          交易截止日前最後一場比賽賽後,鮑威爾說:“我整個職業生涯都待在猛龍,經歷了起起伏伏,飽嘗了血水、淚水和汗水。作爲球隊歷史的一部分,我們一起贏下了總冠軍。很顯然我不想被交易走。”

          但在交易截止日當天,鮑威爾被送到了開拓者,猛龍用他換回了小特倫特和胡德。

          相較於功能單一的純射手特倫特和傷傷停停的胡德,鮑威爾無疑是在進攻端能承擔更多任務、防守端也能貢獻能量的更好的球員。儘管他似乎還沒有習慣離開猛龍隊之後的生活,但他立刻融入到了開拓者的戰術體系,擠掉了瓊斯,進入了開拓者隊的先發陣容。

          在爲開拓者出戰的12場比賽中,鮑威爾場均砍下17.2分3.3籃板,57.6%的真實命中率。除了大勝活塞隊的比賽中他得分不足10分,其他比賽他全部拿到兩位數的得分,尤其是對陣快船的比賽中他砍下了32分的開拓者生涯最高分。

          “他們發起進攻的方式和轉移球的方式,讓我感覺很容易就能融入到節奏當中並找到位置,”鮑威爾說道。“所以我認爲我完美地融入到了他們的體系當中。”

          比起三分球,鮑威爾是不如已是聯盟頂級射手的特倫特,但他本賽季投出了生涯新高42.1%的三分命中率和場均2.6記三分球,在雙槍身邊作爲接應點也已經綽綽有餘。對陣凱爾特人一戰,開拓者選擇讓鮑威爾作爲關鍵時刻三分球戰術的出手者,足以見得他的投射能力是相當經得起考驗的。

          而除了三分球,鮑威爾在進攻端是更具殺傷力的。在對陣快船的比賽中他博得了15次罰球,他一次次強殺內線讓快船不得不頻頻犯規,這15次的罰球的記錄也是除利拉德以外,自2013年11月阿德面對勇士隊時的19次罰球之後的開拓者球員單場新高。

          開拓者此前除了利拉德,沒有人再有突破禁區製造殺傷的能力,全隊場均29.9次的突破次數是全聯盟最低的,所以罰球率在全聯盟排在第22也不意外了,可是自從鮑威爾到來後,根據NBA官網的統計,利拉德-CJ-鮑威爾一起出戰的196分鐘裏,球隊的罰球率達到了24.7%,這個數據可以排在聯盟第15了。

          加入開拓者的鮑威爾場均有6.3次突破,突破後的得分率高達75.4%,比利拉德和CJ都高。不止於拉開空間,鮑威爾爲開拓者提供的是進攻中更豐富的選擇。當鮑威爾和利拉德-CJ-科溫頓三人一同出戰的187分鐘裏,開拓者隊每百回合能拿到121.2分,淨勝對手17.3分。

          從數據角度看,開拓者換來鮑威爾,和當初大家的預計一樣,是一筆劃算的交易。

          鮑威爾確實打出預期的效果,可開拓者因爲鮑威爾的到來就變得更好了嗎?並沒有。在交易得到鮑威爾後的12場比賽,開拓者隊只取得了6勝6負的戰績。有趣的是,開拓者隊贏的對手全是勝率低於50%的球隊,輸的對手全是勝率高於50%的球隊。

          利拉德也意識到了這一點,他在月初輸給雄鹿18分的賽後說:“就贏下該贏的比賽這方面而言,這是我來到開拓者以來表現最好的賽季之一。但面對頂尖球隊,我們的表現並不理想。”

          說完這話的四天後,開拓者輸給了快船17分;輸給了猶他爵士19分;自己被巴特勒迴歸的熱火在第二節防得一籌莫展,輸了熱火9分。

          開拓者隊32勝24負看起來還比較理想,但當他們對陣本賽季勝率超過50%的球隊時,戰績只有9勝16負。對陣西部排名比他們高的五個球隊:爵士/太陽/掘金/快船/湖人的時候,他們更是隻有1勝8負。兩次對陣猶他輸了39分,兩次對陣快船輸了40分,兩次對陣太陽輸了38分,除了贏了一次湖人,開拓者就再沒贏過一次西部的強隊了,在和這些西部精英球隊的較量中他們平均每場都輸將近14分,而在一個多月之後的季後賽中,他們中的一支球隊大概率會是開拓者的首輪對手。

          這樣的戰績並不意外,作爲一個防守效率全聯盟第二差的球隊(僅好於國王隊),你怎能要求他去和那些訓練有素,攻守均衡的爭冠球隊一較高下呢?

          也不能說開拓者隊沒想過要改變,上個賽季開拓者隊就是聯盟防守效率第四差的球隊,眼看着安東尼和特倫特壓陣的鋒線被湖人輕鬆碾壓,球隊經理奧爾希雷厲風行,在休賽期用兩個首輪籤的價值換來聯盟免檢3D前鋒科溫頓,又在自由市場拿下在熱火靠防守揚名立萬的小瓊斯。

          在得到鮑威爾後,開拓者經理奧爾希說:“我們沒有犧牲投籃能力,還在防守端變得更好,更有運動能力,我們現在有能力在鮑威爾,科溫頓,瓊斯,努爾基奇中隨時擁有兩名高水平防守者,我們變得更好了。”

          開拓者隊看似復刻了19年的陣容,將阿米努+哈克裏斯的鋒線升級成了科溫頓+瓊斯,可他們卻忽略了最關鍵的一件事:努爾基奇已經不是傷前的努爾基奇了——這麼些年過去,人們發現開拓者的防守體系其實是努爾基奇一人撐起來的。

          巔峯期的努爾基奇擁有着護框威脅、不俗的移動速度、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籃下巨靈神氣質。16-17賽季努爾基奇加盟開拓者後,讓球隊在全明星賽後取得18勝9負的戰績,防守效率從聯盟墊底梯隊提升到了中上水平,隨後的一個賽季,開拓者隊頭一次在雙槍時代打出了聯盟第六的防守效率。

          18-19賽季,努爾基奇在場的時候開拓者每百回合丟106.5分,這個數據放在本賽季可以排到聯盟第四,和凱爾特人的防守效率相當。可努爾基奇的出勤率實在太低了,在過去的三個賽季,開拓者隊194場比賽裏努爾基奇只打了92場。

          本賽季當努爾基奇在場時,開拓者每百回合丟分108.1,當他下場,這個數字就會變爲116.9。他依然是全隊防守影響力最大的球員。但不幸的是,今年的努爾基奇還是打打停停,一共只出賽22場,場均22.5分鐘。

          球隊主帥斯託茨在賽季初期一直強調防守,據坎特在全明星賽前所述,斯託茨85%的錄像分析都是圍繞着球隊防守去講解的,可一旦努爾基奇無法出戰,斯託茨的選擇就是,要什麼防守?我們拼進攻吧。

          坎特和安東尼在本賽季都被委以重任,只因爲斯託茨覺得他們能用進攻火力來填坑。但有一說一,坎特的進攻確實要比傷後的努爾基奇好多了,根據cleaning the glass的數據,努爾基奇本賽季在籃下的命中率,比聯盟中92%的中鋒都低,喂到嘴裏的餅都能給吐出來。

          最近的例子是月初開拓者迎戰爵士的比賽,斯託茨讓安東尼和坎特在一起上場,開拓者在8分48秒裏輸了爵士19分。這並不意外,本賽季這兩人一同在場的時段,開拓者每百回合丟118.4分。當記者賽後問斯託茨這兩個人的防守問題時,斯託茨的回答是:“我只關心他倆在進攻端能提供什麼幫助,如果我們在防守上損失了什麼,我們必須在進攻端彌補回來。”

          近一個月開拓者輸掉的比賽裏,很多場都是被對手單節打出爆炸輸出直接崩掉——被籃網首節轟下41分、快船首節47分、爵士第三節40分、黃蜂第一節44分……尷尬的是,這些情況全部發生在第一節和第三節,也就是首發球員在場的時候。

          當然,開拓者本身就是一支擅長進攻的球隊,雙槍和鮑威爾的輪番轟炸保證了他們絕對不會低的進攻下限,開拓者本賽季在最後5分鐘分差5分以內的比賽中戰績20勝7負,利拉德也是賽季關鍵時刻得分王。

          但在這些數據的背後,其實是開拓者一捅就破的窗戶紙防守導致球隊缺乏穩定性的事實,也許常規賽,開拓者球迷看着利拉德點點手腕,在比賽最後3分鐘天神下凡足夠爽快,可到了季後賽,一個沒有防守的球隊又能走多遠呢?

          而開拓者隊的未來也幾乎沒什麼前景可言了,鮑威爾下賽季1160萬的球員選項幾乎肯定會跳出,球隊現有的工資總額已經高達1.31億了,保留住現有的陣容都難上加難,引援之類的事情更不用考慮。

          連續八年殺入季後賽,有雙槍在,開拓者基本就能鎖定一張季後賽門票,但千瘡百孔的防守讓這支球隊的上限肉眼可見。他們用年輕的特倫特換來鮑威爾,是一筆想要“贏在當下”的操作,但現在看來,當下的他們能夠贏來的就只有不錯的常規賽戰績了。

          鮑威爾是個好球員,可他根本救不了開拓者。

          作者:30分

          (責任編輯:林子碩_NB18590)

          PC4f5X

          文章作者信息...

          留下你的評論

          *評論支持代碼高亮<pre class="prettyprint linenums">代碼</pre>

          相關推薦